Posted on 

人到中年之我对顽固的新理解

当我惊觉自己下意识地用自己慢慢积累的认知框架来过滤别人的言语时,突然就理解了老一辈的顽固。此时,我强烈地直觉这就是我中年的开始。

我共情能力向来差劲。除非自己亲身体会过,否则大概率只是“无所谓”,“理解但没必要”。也是这次惊觉,让我对老一辈顽固的认识多了些感触。

以往谈到顽固时,我往往将其归咎于智力,或者性格。当然,这确实有一定关系。但讨论顽固是,我真正应该注意的是它背后的东西——经年的积累。我一路成长,一路磕绊,一路总结,形成了我认可的认知框架。不论客观上完美与否,它几乎等价于我的思想,我的价值——老一辈也是这样一步步“顽固”起来的。

道理简单,但有了感触,有了“理解”,还是第一次。以前在道理上当然能理解。但没了感触,这种理解总是差点意思。“知行合一”的“知”应该也有这一层意思吧。知而不行,非真知也!何为假知?缺了感触的知!

当然,我也没有说老一辈的认知框架落后的意思。与其用“先进”、“落后”之类评价,不如说在智力与个性之外,认知框架(换言之顽固)只是“一种选择”。我们被缓慢但日趋深刻地变化着的潜流裹挟,主动或被动地一次次选择,一步步走向自己选定的终点。即便潮水退去,脚印被淹没,我们最终扔在那里。

回看标题里的“中年”,我不觉得合适。中年本身承载的色彩太多,而我想表达的是我为人的一个新阶段。但思来想去,还是中年听起来有意思!我就在此大胆重新定义 Aezir 狭义之中年!

推荐阅读:爱情是个谬误(Love is a fallacy)
我的评语:我们都有光明的未来!


题外话:话虽这么强调“感触”,但我也不认为这是绝对必要的。当然,这个观点是再我这个问题下得出的:那种经由肤浅经验总结而得出来的、恰好由普世认可的相对真理是不是差点意思?换言之——爷爷我历经千辛万苦百般磨难想出来的绝妙道理哪能被你小子用这种随随便便的经验给随随便便的总结出来?肤浅!

确实看起来不太对劲,但我不会贸然说是肤浅。还是我那古老的观点:我们所有人都处在相对弱智当中……你的千辛万苦,不见得在别人眼里就不是肤浅了。当我陷入无限否定中,往往用自洽终止思考。自洽,他恰,全都恰才是真的恰~


本站由 @Aezir 使用 Stellar 主题创建。
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别声明外,均采用 CC BY-NC-SA 4.0 许可协议,转载请注明出处。